校友動態
當前位置: 主頁 > 校友風采 > 校友動態 >

吳世發老師二三事

作者:葉信高    發表時間:2020-09-04    瀏覽次數:  次
  人到晚年多懷舊,往事常常入夢來。
  雖然闊別桐城初中五十多年了,可我仍然沉浸在那兩年半的初中生活中。往事如過電影,當年教過我或我認識的幾十位老師以及與我同班的近五十位同學的身影容貌,總時常浮現在我眼前。
  教我地理課的吳世發老師在當時是我最崇拜、最尊敬的老師之一,也是我常常懷念的好老師。我在《難忘母校——桐城初中》那篇作文中雖曾簡單地寫了幾句,但那怎能表達我對他老人家的緬懷之情。
  念初中時,我身體單薄、瘦小,也因為家境困難,總寡言少語,一開始很少有男同學同我一起玩,常單獨行動。有一天午飯后,自個跟在個子高高的、身材瘦削、面目和善的吳世發老師身后。看著他飯后連飯盒也不洗,往飯盒里倒些開水,用飯勺狠狠攪呀、和呀,邊走邊喝。我便傻呆呆地看在眼里,癡乎乎地說:“吳老師,您老說要講究衛生,您那不是叫不講究衛生嗎?”他側頭看著我笑笑,伸出手摸摸我的頭說:“這個kay(青草一帶方言,當時許多人都這樣稱呼我,成了借代名。)同學就不懂了,用開水這一燙是殺菌,這一洗是干凈,這一喝嘛就更有學問啰,你看,飯盒里殘留的飯粒呀,菜湯呀,可也是營養品咧。再說呀,吃飯過后用開水洗洗牙,漱漱口,那才叫講衛生唄。還有哇,不是說飯后喝口茶,醫生餓得爬嗎,可有益于健康呢。”本來跟吳老師走在一起就顯得他個子高,我矮小,他老人家這么一說,就更逼出我不愿表現的“小”。我只能黙默陪著他走回宿舍。除晨練非得參加外,我也喜歡在凌晨與幾個愛好者一道跟他老人家學打太極拳。可我沒有練拳健體的天賦,我們班上彭生祥同學可真學真練,他雖然比我大兩歲,可現在身體還棒得很呢。
  我最喜歡上地理課,喜歡聽吳世發老師講地理知識。老人家風趣幽默的語言,加上手舞足蹈的肢體動作,既常令全班同學捧腹,卻又將所講的內容深深的印到腦海中。吳老師講課,沒有一個同學心猿意馬的。
  吳老師是當時安慶地區為數不多的一級地理教師。他老人家教的地理,聲形并茂,比如說到祖國地形,他老人家高舉右手,指著自己的鼻子說,這是太行山;伸出略翹的左手并在空中劃了個半弧形說,這是喜馬拉雅山脈;低伸出右手說,這是東海。還有什么五大洲四大洋,什么五湖四海,五大名山……吳老師的教學方法和傳授的知識讓我受益終身。我從他的教學中,慢慢地走出了青草塥,神游了青草塥外的世界,也深深地愛上了可愛的祖國,愛上了祖國的山山水水。
  吳老師每次上課,總是帶著彩色粉筆,他老人家畫圖的功夫真可謂爐火純青,在黑板上看似隨意地畫一下,一幅中國地圖就出來了,而且跟課本上一模一樣,毫無區別。譬如教中國地形時,喜歡把彩色粉筆掰一小截橫著,東一下,西一下,畫出粗粗的山脈,并把自編的順口溜寫在黑板邊角:“天陰昆秦南喜瑪,興太巫雪長武臺,阿爾祁連賀橫斷,巴顏唐古小別山”。完整的解釋就是:天(山)陰(山)昆(侖山)秦(嶺)南(嶺)喜瑪(拉雅山),興(大興安嶺)太(太行山)巫(山)雪(峰山)長(白山)武(夷山)臺(灣山脈),阿爾(泰山)祁連(山脈)賀(郎山)橫斷(山脈),巴顏(額拉山)唐古(拉山)小(興安嶺)別山(大別山)。一個順口溜,就把所有山脈的位置、名稱給講的一清二楚了。再用藍粉筆從唐古拉山南側開始彎彎曲曲地畫到上海,標上長江……就這樣把山川湖海畫在黑板上,印在我們腦海里。
  吳老先生雖然主教地理課,但老人家可能還兼辦學校的黑板報、墻報、《學習園地》等。每天都能看到他老人家寫些或畫些什么“生活小知識”“成語典故”“謁后語”“猜一猜”“生理衛生小常識”等等之類的短小有趣的版塊,有時,吳老師在黑板上寫,同學們圍在后面看,有些調皮的同學還不停地叫喚,吳老師快點快點寫呀,馬上要打預備鈴了。
  吳老師不僅在課堂上,愛把一些枯燥難記的內容編成順口溜,提升學生學習興趣,加深記憶,還喜歡在《學習園地》里用諧音或首字編些朗朗上口的順口溜。他曾寫過這樣一個故事:大意說的是以前有一位老先生,要學生背圓周率π的近似值:3.1415926535897932384262。自已出門走了。學生們念得唇干舌燥也背不下來。有一調皮學生想:反正不會背要挨打,不如出去玩玩。他丟下書本,順著先生走的方向,到學校后面山頂上的小廟觀前,看到先生正和一老者慢酌暢談。先生邊喝邊吟唱:“山顛一寺一壺酒,爾樂古剎吾,把酒吃,酒殺爾,殺不死,爾樂爾。”該調皮鬼猛然醒悟。待先生回來后,其他同學因不會背而挨打,他便把剛聽到的這首蘊含圓周率諧音的打油詩念給先生聽。先生非但不打他,反而大夸特夸他學得活,不死板,還號召其他同學向他學習。
  我不知道其他人讀了這個故事后可有收益,反正我受益不少。當我從教后,就喜歡把一些不好記的,按首字或諧音編成易讀好記的順口溜。譬如說:“朝越老緬印不錫,尼巴阿塔吉哈俄,蒙日韓菲印文馬,水陸相鄰廿一國。”只要學生記住以上順口溜,下面這些國家就一清二楚了: 朝(鮮)越(南)老(撾)緬(甸)印(度)不(丹)錫(金,后被印度吞并),尼(泊爾)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吉(爾吉斯坦)哈(薩克斯坦)俄(羅斯),蒙(古)日(本)韓(國)菲(律賓)印(度尼西亞)文(萊)馬(來西亞)。
  文革時期,竟然有人說這樣一位好老先生是什么“歷史反革命”,令我百思不解。后來聽說他老人家解放前是搞地圖測繪的。
  記得在一九六七年暑天,我到桐城中學,看到吳老先生在拉裝滿垃圾的板車,不由自主地在后幫忙推推,想不到他老人家回頭一看,能直叫出我的名字來。我說:“吳老師,您能干得了么?要多保重身體喲”。他老人家卻說:勞動是最好的鍛煉,勞動不僅創造了人,更能改造人。
  吳老先生為教育事業辛勤耕耘。付出了畢生精力,經歷了102年酸甜苦辣后安然離世,且遺囑親人,定要從簡、從簡、再從簡,不燒紙、不放鞭。
  唉,多好的老先生啊!
皖公網安備 34088102000273號     |     皖ICP備17008546號

Copyright ? 2007-2019   安徽省桐城中學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556-6121503   地址:安徽省桐城市公園路10號

技術支持:華旗網絡

必威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